主页 > 襄阳二建培训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千顷蒹葭十里洲——守护汨罗“郁金香”记事

发布日期:2022-05-09 15:01   来源:未知   阅读:

  立夏将至,晴日当空,浮云缱绻。在“蓝墨水的上游”,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绿。绿头鸭、鸬鹚与鱼鸥,在苔草间振翅,升腾起清亮的鸣叫。

  离端午汛还有一个月,汨罗江宝塔坝堤岸下方,湿地正如曲线舒展。过去的洞庭湖民间湖长、如今的“湿地长”钟爱华正在进行当天的第2次巡护。远处,有3个人影从江边悻悻返回。

  “那边3个人是外地跑来钓鱼的,我刚把他们喊上来。”这里是汨罗江禁钓区,钟爱华则是汨罗江国家湿地公园网格管护员。他的工作是阻止一切可能破坏湿地生态平衡的行为,包括违法钓鱼捕捞、乱扔垃圾、车辆违规驶入湿地等。

  “之前有河长、湖长,现在我就是‘湿地长’。”钟爱华自豪地说道,每天,他从双河坝往周家垅渡口,沿汨罗江溯游两次,单次行程接近10公里,网格管护面积约6000亩。

  从周家垅渡口上行的湿地网格,则属于屈子祠镇的湿地管护员蔡周、周合群、黄孟春和汪海波。“以前的江边,捕鱼的、放牛的,到处都是。现在捕捞、放牧,都禁掉了。”蔡周等4人分成两个小组,轮流每天三次绕网格边缘进行巡护,一次巡护下来约两个小时。

  4月19日晚,周合群还和几个队员于深夜12点多蹲守在江边,发现了两个电鱼的人,报告给渔政部门后,将违法人送去了当地派出所。“这是我们的汨罗江,守护一江碧水,应该的。”蔡周言简意赅。

  “每天湿地走一趟,至少能看见20多种不同的鸟。”钟爱华也说。他指着江中两座如小岛般的江滩,那里正有成群飞起的绿头鸭,“都躲在里面孵蛋呢,很快可以看见它们带着一群小崽子出来了!”

  钟爱华巡护的宝塔坝,是汨罗江江水萦回的地带。河道的弯折迫使江水陡然转向,既带来过1996年冲破堤岸的洪水,也给此地留下了更为丰富的砂石。如今,离汛期还远,宝塔坝这块往江中延伸、聚拢的湿地上,新长出的小草很茂密,飞过的绿头鸭鸣叫清澈、余音不绝。

  “但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堆砂场。”汨罗江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局副局长任滔说。钟爱华补充道:“除了砂,就是垃圾。”浅铺在堤岸另一侧的一堆旧砂石,证明了这一说法。

  2018年以来,汨罗江国家湿地公园大力开展矮围拆除、砂场关停、尾堆清理等保护工作,并持续对湿地实施自然修复,4年来共修复湿地面积4075亩。这里便是其中一块。

  “这一块地里的砂含量很多,我们先后撒了3次草籽都没能成功,后来运了一些塘泥过来才行。”任滔解释。是这样的努力,让过去到处裸露的土地、坑洼的砂堆,如今都变成了草长鸟飞的诗意湿地。

  2020年开始,候鸟南飞的时节里,数百只小天鹅时隔十数年飞回汨罗江畔,停留、栖息在白塘湖一带,给汨罗人民带来无限惊喜。近年来,湿地中还监测到国家珍稀中华秋沙鸭、鸳鸯、白鹭、灰鹤、鱼鸥、赤麻鸭、绿头鸭、骨顶鸡等重点保护鸟类近20种,数量上千只。

  湿地被称为“生物的天堂”“物种基因库”,全球超过40%的物种都依赖湿地繁衍生息,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热点区域。汨罗江国家湿地公园,蜿蜒绵长43.6公里,总面积达2954.10公顷,其中湿地面积2812.24公顷。

  “我们刚完成一个400万元的三峡后续项目,对湿地展开生态保护和修复。”任滔介绍,项目从去年起实施,迄今共完成了自然湿地岸线公里、洲滩湿地生态基围修复工程30公顷、自然恢复95公顷、栖息地生境恢复工程8公顷等。

  汨罗市林业局局长周灿文确认此说:“尤其通过鸟类微生境改造、鸟类食源补给地建设,湿地生态系统有效恢复,生物多样性也得到了保护。”此外,今年3月以来,汨罗市抓住推进全省林长制网格化管护体系建设的机会,依托林长制工作,创新性地针对东洞庭湖-汨罗江重要湿地这一生态功能区域,划分出9个湿地网格。

  这片已存在了上千年之久的汨罗江湿地,在卫星地图上,以汨罗江为核,被草绿色线条标注成了一枝斜斜倒置的“郁金香”。

  “郁金香”上,9个科学划分的网格清晰明朗;每个网格中的湿地管护员,由湿地公园管理局与林长办一同考核,与林业、渔政等部门工作人员,及沿江各镇志愿者们共同构成一把“守护一江碧水”的大伞。

  “我们目前还在进行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以后,汨罗江国家湿地自然公园面积将扩大到4815公顷。”谷雨时节,碧水荡漾。任滔驾车行驶在江岸,暖风自耳畔而过,他说:“守护好这片湿地,给了我们内心真正的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