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材价格高位运行 催动工程机械行业年内二次提价

  • 发布日期:2021-07-21 04:46   来源:未知   阅读:

  【钢材价格高位运行 催动工程机械行业年内二次提价】工程机械行业年内再度上调部分品类价格,原因是钢铁价格在高位持续运行。记者获得的产品调价函显示,“5月以来,由于铁矿石原材料价格猛涨导致钢材价格持续走高,在当前全球制造业复苏,国内需求旺盛的背景下,预计钢材价格还将持续强势上行。”(证券时报)

  6月4日,证券时报记者从中联重科(000157)获悉,自6月1日起,公司站类机械、建筑起重机系列产品价格上调1000元/吨。

  徐工机械(000425)5月中旬也发布调价函,公司塔式起重机和施工升降机全系列产品在6月份上调价格。

  上轮调价是因为行业内价格竞争触底,市场需求攀升,而本次调价则是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推动。因此,提价工程机械多为钢结构材料为主的品类,也是部分企业具备竞争优势的品种。

  “目前钢材价格对工程机械头部企业的影响并不突出,由于中小企业议价能力偏弱,本轮原材料涨价有望推动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多家企业人士如此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此外,一个需要注意的数据是,即使是在产品价格上行通道,1-4月,国内挖掘机出口销量累计增长100.3%,出口单月销量增长166.3%。

  证券时报记者获得的产品调价函显示,“5月以来,由于铁矿石原材料价格猛涨导致钢材价格持续走高,在当前全球制造业复苏,国内需求旺盛的背景下,预计钢材价格还将持续强势上行。”

  上述调价企业表示,将结合钢材价格变化幅度进行实时调整。与此同时,考虑到当前钢材价格变化较快,公司方案报价有效期为2个月,超期未执行发货将会重新核算产品价格。

  另一家企业的调价函则称,2021年以来,钢材等原材料市场价格一路上扬,为了维护市场秩序,公司承担了原材料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

  根据钢铁协会监测,截至5月14日,中国钢材价格指数(CSPI)升至174.81点,比年初上涨40.39%,同比上涨77.06%。5月中旬上涨行情达到高潮。钢坯价格曾一日内三次调价计450元,达到5770元/吨。

  一家工程机械企业内部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5月份以来,公司产品所需钢材价格迅猛跳涨,从去年底的4000元/吨跳涨至6500元/吨附近,“直接导致生产成本激增。”

  其后在政策影响下,钢铁相关期货品种价格持续走弱,前期涨幅回吐明显,但仍在相对历史高位运行。

  以工程用途广泛的热轧卷板为例,其主力合约热卷2110在5月13日达至6727元/吨的高点,其后回落,今日报于5434元/吨,但仍较2020年10月16日开盘价3500元/吨上涨约55%。

  需要关注的是,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钢铁价格仍将在高位运行,因此,其对工程带来的成本压力或将长期存在。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经过5月份的暴涨暴跌后,国内钢铁价格向基本面回归,但目前国际钢铁价格依然高企,将对国内形成拉动效应,后期钢铁市场仍有一定上涨空间。”

  此外,王国清认为还有两个重要宏观因素将影响国内钢铁价格走向:一是美联储的货币宽松政策预期,将会使市场对于大宗商品价格有趋势性判断;二是在“碳达峰、碳中和”的政策背景下,国内压减钢铁产量措施落地进度。

  “从中期来看,国内钢铁市场将趋于稳定运行,长期走向还要看上述两大因素形成的市场推力。”王国清说。

  原材料成本上涨形成的冲击,工程机械头部企业能够通过规模效应、产业链均摊、数字化降本增效等方式对冲,而且,部分品类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具备提价能力。

  副总裁杜毅刚表示:近期钢材价格短期内大幅上涨,给公司的成本带来了一定压力。

  但杜毅刚同时透露,公司一方面在钢材占比较大的产品(如建筑起重机、搅拌站等)已经进行了相应的价格调整,部分传导成本压力;另一方面与供应商协商共同承担消化部分成本,共同应对市场波动,“目前公司毛利水平总体稳健。”

  公开资料显示,长臂架泵车、车载泵、搅拌站行业市占率第一;建筑起重机销售规模稳居全球第一。而公司上述强势品类也在本次提价规划之中。

  “钢材每吨上涨1000元,大概影响公司1%毛利。”三一重工(600031)总裁向文波表示,“但公司每年的生产成本都在降低,最终要靠企业的规模效应抵御原材料价格上涨风险。”

  三一重机董事长俞宏福补充表示,公司产业链降本增效,能将原材料成本上升影响度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

  王国清认为,钢铁价格前期的急速上涨,肯定对下游制造业形成很大成本压力,但因为用钢比例不同,所受压力程度也不同,“中小型企业抵抗成本风险能力较弱,原材料上涨造成的影响较大。”

  “从国家层面而言,政府肯定希望产业链协同、平衡发展,因此国家会时刻关注大宗商品价格稳定,以保证整体经济平稳发展。”王国清说。

  王国清建议,制造业应与上游钢铁企业加强沟通协作,形成利益共享;国家层面应该把市场化调节的政策方向把握好。

  比如,最近国家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6月3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持续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积极推进进口多元化,在加强部门协作、保障运力、运价监管等方面继续加大工作力度。

  “最近出台的相关政策表明,国家希望大宗商品,特别是钢材价格保持平稳,以保证整体产业链稳定运行。”王国清说。

  此外,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工程机械行业还可以通过向国外输出高附加值产品,传导成本涨价压力。

  既然进口铁矿石价格暴涨推高国内钢铁价格,那么下游制造业出口提价将能很好地消化成本上升压力。

  但其中的关键问题是,中国的工程机械行业是否具备全球化的竞争优势与议价能力。

  根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行业统计数据,2021年1-4月纳入统计的26家主机制造企业,共计销售各类挖掘机械产品173513台,同比涨幅52.1%。

  2021年4月,共计销售各类挖掘机械产品46572台,同比涨幅2.5%;其中国内市场销量为41100台,同比下降5.2%。

  另外,需要关注的数据是,今年1-4月,国内挖机销量累计同比增长47.8%,出口销量累计增长100.3%,一尾中特最准高手坛,出口单月销量增长166.3%,持续保持高增速。

  5月31日,宣布,其挖掘机全球销量登顶全球第一。不过,向文波表示:“去年近10万台的挖掘机销量中,约九成销在国内市场,全球市场仍需进一步拓宽。”

  向文波说,过去公司海外重点放在发展中国家所在区域,如非洲、东南亚、南美等,下一步将把重心转至欧洲、美国等发达市场。

  “公司产品竞争力大幅提升,带动海外销售大幅增长。”中联重科董秘杨笃志表示,公司海外市场正实现突破。同时,海外大单不断,塔机、履带吊、土方机械、高空作业机械等产品海外销量再创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机构认为工程机械行业销量有望继续实现双位数正增长,龙头企业出口或进一步提速。

  其中,中国银河表示,在基建托底下,下游需求有韧性,对工程机械2021年销量持乐观预期。预计工程机械出口将成为支撑整体销量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