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成人中专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湖南新增确诊!最新情况公布!此地数百只鹿感染会传染人吗?

发布日期:2022-05-11 21:36   来源:未知   阅读:

  2022年4月30日,邵阳市在集中隔离人员中发现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现将有关情况通告如下:

  确诊病例刘某某,男,家住北塔区陈家桥镇杨旗岭社区安置小区,系确诊病例罗某某密接人员。4月24日集中隔离,4月30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已闭环转运至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救治,经专家组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轻型)。

  确诊病例钟某某,男,家住北塔区陈家桥镇杨旗岭社区安置小区,系确诊病例黄某某外甥。4月23日集中隔离,4月30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已闭环转运至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救治,经专家组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轻型)。

  邵阳市于第一时间启动流调溯源、人员排查管控、临时封控、核酸检测等工作,并对居住、活动场所开展环境消杀。下一步,邵阳市将根据流调情况继续做好重点人员和区域管控,动态发布疫情调查及处置情况。

  请广大群众关注官方权威发布,严格遵守疫情防控要求,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进一步提高防范意识,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不聚集、保持社交距离,自觉配合公共场所测温查码等防控要求,保护自己和家人,共同构建全民免疫屏障。

  根据当前我市疫情防控形势和防控工作要求,经研究决定对市城区重点区域、重点人群进行一轮核酸检测。现将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采样时间统一为5月1日8时-12时,具体地点以街道(乡镇)、社区(村)通知为准。

  1.双清区(含经开区):双清区(含经开区)密接、次密接人员;集中隔离点人员(含工作人员);区域范围内红、黄码人员。

  重点人群:大祥区密接、次密接人员;集中隔离点人员(含工作人员);区域范围内红、黄码人员。

  重点人群:北塔区密接、次密接人员;集中隔离点人员(含工作人员);区域范围内红、黄码人员。

  以上检测区域内接种新冠疫苗不满48小时人员在向所在社区报备后可不参加检测。

  1.相关人员要主动参与,按照各街道(乡镇)、社区(村)的通知指引,分区域、分时段到达指定地点有序进行核酸采样。核酸采样时,请携带身份证或本人健康码等有效证件,主动扫“场所码”,采集过程中科学规范佩戴口罩,与他人保持2米以上间隔,不交谈,不聚集。

  2.相关辖区街道(乡镇)要以社区(村)为单元,迅速组织工作专班联合开展“敲门行动”,确保应检尽检,不漏一户、不少一人。

  3.个人如有发热、咳嗽、腹泻、乏力等症状,请不要前往集中采样点,在做好个人防护的前提下,及时就近到发热门诊就诊,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对行动不便的人员,请本人或家属提前与社区(村)工作人员对接,将由机动采样工作人员提供上门采样服务。

  4.对不按规定时限参加本轮核酸检测的人员,系统将对其赋黄码。对应当进行核酸检测而拒不进行检测并扰乱检测秩序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从严从重从快打击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5.本轮核酸检测不出具书面报告,采样后24小时内未接到疾控部门通知的,检测结果即为阴性,后续可通过“湖南健康码”系统查询结果。

  发表在4月26日的《自然》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讲述了科学家们对鹿群感染新冠病毒的一系列研究,包括病毒是如何进入鹿体内,当病毒在鹿群之间传播时发生了什么,以及这些感染可能给其它野生动物和人类带来什么风险。北美数百只白尾鹿(Odocoileus virginianus)的新冠病毒(SARS-CoV-2)检测呈阳性。

  这些问题鹿通常死在猎人的卡车后面、肉类加工厂或肉店里,等着被做成汉堡、香肠、肉排等食物。几十年来,作为常规野生动物监测的一部分,研究人员一直与猎人合作,管理鹿的数量,跟踪传染病的传播。

  对鹿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与检测人类做鼻咽拭子略有不同。研究人员戴着口罩和手套擦拭鹿鼻孔周围的泥和草,插入棉签检测病毒RNA。然后采集血液来检查是否有针对病毒的抗体。他们的工作发现了北美白尾鹿已广泛感染新冠病毒,在美国24个州和加拿大几个省有着数百只受感染的动物。

  鹿在北美洲广泛分布。近3000万只鹿生活在美国,还有几百万只生活在加拿大。目前还不清楚病毒是否会在鹿中以长链感染的方式传播,或者鹿向人的传播是否会引发疫情。但研究人员越来越担心这些动物会成为病毒的宿主,成为难以控制的病毒暴发源,并可能孕育出新的变种。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奥密克戎变体在出现在人体内之前,在动物宿主中停留了一段时间。

  到目前为止,受感染的鹿并没有表现出非常不适,但它们可能会将新冠病毒传播给家畜或其它可能更脆弱的野生动物。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的医学病毒学家玛丽特杰文特尔(Marietjie Venter)说:“一旦病毒进入野生动物体内,目前基本上没有办法控制它。”

  鹿是如何被感染的仍然是个谜。人类会在野外传播病原体,如大肠杆菌、麻疹病毒和原生动物贾第鞭毛虫等。但这些“溢出”情况很少导致持续传播。

  科学家们猜测,直接接触,例如人们抚摸或用手喂养动物,可能是罪魁祸首。在北美的城镇和城市里,白尾鹿与人们亲密地生活在一起——它们住在人类房屋附近,在街道上散步,到大学校园中探险。在美国的一些州,人们饲养鹿以供食用,还有一些州为因车祸而成为孤儿的小鹿制定了康复计划。圈养的鹿可能与人类和野鹿频繁接触,它们也可能逃跑或被放回野外。

  但黑尔说,在这些情况中,可能没有足够的直接接触,来解释迄今为止发现的数百例病例,更不用说无数没有记录的病例。

  另一条路径可能是经由环境。虽然病毒通过受污染的物体表面在人类中传播还没有明确的途径,但鹿可能将鼻子伸进丢弃的口罩中,或吞食人类打过喷嚏的花朵和花园中的蔬菜,从而感染病毒。猎人有时也用可能沾染了病毒的玉米或蔬菜做诱饵。但黑尔指出,鹿必须在合适的时间到达,摄入足以感染的病毒量。

  此外,研究者猜测,也可能是被污染的废水渗透进了动物的水源。但许多研究虽然在污水中发现了病毒RNA,还未从中分离出具有传染性的病毒。而且,不仅仅是城市鹿会被感染,研究人员说,一些感染的鹿生活在偏僻的地方。

  “所有这些似乎都很牵强,直到我们能够证明它们”,黑尔说。研究人员称,感染源不一定只有一个,可能涉及多条路由。

  一旦一只鹿感染了新冠病毒,病毒就有很多机会在更广泛的群体中传播。白尾鹿是非常社会化的动物,在繁殖季节,即每年10月到第二年2月,雄鹿可以走几十公里,在不同鹿群之间来回移动,沿途与其他雄鹿角斗。偶尔,一只雌鹿也会为了“走亲访友”,旅行长达100公里,几天或几周后再回到她通常的领地。在北方的一些州,大雪期间,鹿群有时会迁徙到“鹿苑”,那里有茂密的树木,在那里它们可能会遇到其它鹿群。在这段时间里,这些动物一直在相互联系,并可能传播病毒。伍斯特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病毒学家琳达赛义夫(Linda Saif)说,“鹿之间有很多面对面的接触”。

  病毒传播的所有可能性让科学家担心,鹿可能成为新冠病毒的宿主——永久宿主,以及包括人类在内的其他动物疫情暴发的经常性来源。赛义夫说,一旦在鹿体内落户,新冠病毒可能会变异、进化,并可能与其它冠状病毒基因重组。她说,它可以进化到更容易地感染其它食草动物,如绵羊、山羊和牛,它们与鹿共享牧场。“一旦你有了一个单一的野生动物宿主,可以想象,它还会传给其它野生动物,甚至家养牲畜。”她说。

  穆巴雷卡和她的同事们还有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发现:一个来自安大略西南部的人体内的病毒序列与在鹿体内发现的病毒基因组非常相似。尽管证据尚不明确,但科学家怀疑此人可能是从鹿身上感染病毒的。

  如果这种情况得到证实,鹿与人之间的传播将令人担忧。从去年12月和今年1月的取样中,研究者还发现了一只感染了奥密克戎变种病毒的鹿,它也有针对德尔塔变种的抗体。

  研究人员表示,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鹿是否是病毒危险变异的孕育基地。卡雷什说,他需要看到更多的“溢出”事件——从鹿到人——才能称它们为人类感染的宿主。

  要真正了解这种情况,需要对动物进行更多的取样。科学家们还计划进行更多的实验性感染研究,以了解像奥密克戎和德尔塔这样的变异是否在白尾鹿身上表现不同,以及其它野生动物是否易受感染。他们也可能尝试混合物种研究,例如,看看貂是否会将感染传播给啮齿动物。

  穆巴雷卡说,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跟踪这些迅速蔓延的事件。“这些只是早期的章节。”她说。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